2020年中港離婚離婚程序 – 可以不請離婚律師?

 

近來有不少香港與中國內地(內地)居民的跨境婚姻。這些婚姻可循下列兩個途徑進行:(i)香港居民可在香港申請無結婚紀錄證明書,然後到內地結婚;以及(ii)內地居民可以遊客身分來港與香港居民登記結婚。

 

近年隨著中港交往頻繁,很多中港跨境婚姻是透過日常交往而產生,例如工作和學習交流等。而今天的一紙婚書,也未必能確保一生一世。根據新一份《香港統計月刊》,2016年獲頒布離婚令的個案,大約是1991年的近3倍。撇除人口增長的影響,粗離婚率(即獲頒布離婚令的數目相對年中人口的比率)在同期間仍急速增加,2016年以每千名人口計算的粗離婚率是2.34 人,是1991年的兩倍多。而香港女士嫁予內地男士比例增加,由1991年的6.1%,上升至2016年的33.3%,增幅逾4倍。

中港聯姻比例上升同時,中港離婚率也持續上升。根據特區政府早前統計數字,2016年每3對夫婦就有1對離婚。有機構近日調查發現,近半數受訪者視外遇為最大威脅,比家暴的影響力更大。而這其中也包含了其他重要因素的影響,如年齡、文化、教育,金錢,當初結婚的動機等等。

當這些有中港背景的婚姻出現問題時,婚姻法有關的法域問題就顯現出來了。 本文著重就以香港作為離婚訴訟地的一些考慮因素做出一些簡介。

 

是否要在港離婚?


與大部分訴訟類似,離婚訴訟當事人最關心的內容通常包括程式法和實體法上的考量兩部分。 以程式來說,時間成本,法律費用等都是當事人關心的話題。 以實體來說,離婚訴訟有三大重要議題:離婚理由,撫養權以及財產分配。


離婚程式考量。


秉承普通法公平為主的傳統,香港家事法庭訴訟程式的處理進度較為緩慢。 一般的訴訟都以年為單位。 如果雙方當事人互不相讓,寸土必爭的話,訴訟過程拖延至數年亦不少見。 與之配套,香港法庭可以頒佈一些臨時命令以保證雙方當事人在訴訟過程中的權益得到一定程度上的保障。

較長的時限和較複雜的法律程式意味著律師較多的工作量及費用。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律師劃一以工作量收費,不可以桉件的結果為收費多少的條件。

 

離婚考慮


香港法律對於離婚理由的規定和內地分別不大,第179章《婚姻訴訟條例》第11條規定離婚的唯一理由是婚姻已破裂至無可挽救,而為證明此項理由,第11A條規定呈請人需證明以下一項或多項內容:
答辯人通姦;
因答辯人的行為而無法合理期望呈請人與其共同生活;
雙方分居連續一年或以上且雙方同意離婚;
雙方分居連續兩年或以上;
呈請人被答辯人遺棄連續一年或以上。

 

香港離婚撫養權

 

方面香港也以孩子的福祉和成長為主要考慮因素,而母親通常有一定的優勢。 但是兩地對於如何安排對孩子最有利的理解有所不同。 其中一個較為明顯的差異是對於擁有兩個孩子的家庭。 香港的一般觀念是認為兩個孩子一起撫養對於他們的成長較為有利,因此通常會將撫養權一起判給一方。 相對的,以筆者的瞭解,大陸的法庭較為經常出現父母各撫養一個孩子的判決。



離婚財產權分配

 

一個較大的分別是香港法庭對於婚前財產以及夫妻共同財產的處置。 嚴格意義上來說,香港並無大陸婚前財產的概念,也無類似大陸對於夫妻共同財產的普遍性的規定。 在離婚的過程中,香港法庭擁有非常大的酌情權對屬於夫妻的所有財產(無論在個人名下還是雙方名下)在平等公平的原則下,以分割財產或者分期撫養費等的方式,進行再分配。

這期間會考慮雙方對於家庭的貢獻,收入水準,生活規劃,生活需要等多項因素。 財產是否由某一方婚前所得也是考慮因素之一,但非重要因素。 這和嚴格區分婚前婚後財產,個人及夫妻共同財產的大陸法律有很大不同。 相對於人們對於大陸婚姻法較為保護有錢一方(通常是男方)的擔憂,香港法律相對的對於女方可能更為有利。 另外還有一個現實的意義,就是對於婚姻另一方大部分資產都在香港的當事人來說,在香港訴訟更方便調查以及保全對方在香港的財產。


兩地對於婚前協議的態度也有很大區別。 和大陸不同,香港法律不承認婚前協定,僅在有限的情況下對法庭的判決有一定的參考作用。

以此可見,兩地法律有諸多不同,某些當事人在香港訴訟可以取得更有利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