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市場分別和對決

 

今天我們要說一下馬化騰微信這個產品和馬雲的預測能力。微信對於馬雲來說,是一個戰略盲點,但是被騰訊搶先發現了這個商機,就被騰訊搶先了。但是當馬雲意識到,這是一個戰略方向的時候,馬雲就迅速推出了一個類似的產品,這款產品叫來往。

當時還有這樣一個口號教“寧可死在來往的路上,也不活在微信的群裡。”最後,這個產品失敗了,現在已經沒有來往了,現在改名叫點點蟲了,後來這個產品也失敗了。但這個最先名為“來往”的團隊保留了開發了一款產品,叫“釘釘”,現在這個產品還算比較成功。

因此在阿里的內部有這樣一個說法,“種下一棵蘋果樹長出了滿樹的橘子”他們原本中下了來往這顆蘋果樹,最後卻長出了釘釘這個橘子。來往失敗了不重要,重要的是微信成功了。而成功的回報是多少?微信大約值一萬億人民幣左右。

所以不管前期阿里在這個產品線上投入多少錢,是一個億,十個億甚至是一百億。只要你失敗了,就是零,等於一無所有,市場是殘酷的。所以做這些事情只有兩種可能性,要么是一無所有,要么就是矗立於行業前端,不會再有另外的可能性。

現在的市場屬於唯一贏家通吃,第二名就等於死亡。最要緊的是,在這個行業裡,出現的一件被馬雲稱之為“阿里的珍珠港事件”的事情,就是微信突然做了一個很小的功能。這功能就是紅包。紅包這個功能看似不起眼,但是很重要的是,收到紅包的人都想提現,而提現的前提是要綁定銀行卡。在此就出現了一系列的蝴蝶效應,刮起了一陣颶風,襲擊支付寶。

然後微信支付就開始突飛猛進,最後到了什麼程度呢?就是微信支付現在佔據整個市場超過一半以上的市場份額。而這個市場有多大呢?大家想像一下一隻手,5000萬億人民幣之距,就是中國人基本上在一年下來,通過微信,支付寶等等這樣的移動支付方式,這5000萬億還沒有包括信用卡。最開始這一半的市場份額原本是屬於誰的呢?幾乎都屬於支付寶的。然而現在移動社交跟支付寶一點關係也沒有了。那麼移動支付呢?原本在近乎壟斷的一個市場的節節敗退,硬生生的被他啃掉一半。

所以這對於一個大型公司來說,移動社交這一個戰略盲點的出現,對於任何一個公司都是不可承受之重,更何況是易付寶這樣一個巨型公司。我們可以假設一個問題,在世界上有幾個公司可以承受一次萬億級的代價?甚至不止一萬億或者更多?在移動支付市場下,損失是幾萬億。如果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對於公司而言,這就是導致一個公司滅亡的重要根源所在。

在美國或者韓國,日本又有幾個國家可以承受萬億級的代價呢?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戰略盲點是一個公司,尤其是巨型公司的不可承受之重。市場是變化的,戰略盲點又有難以預估性,即使是拿雲這樣聰明的男人都沒有發現,更何況普通人呢?

我們一般的企業家,有可能預測到下一個戰略趨勢是什麼嗎?不可能。大家都知道,谷歌有一套著名的20%定律,這樣的一個所謂的自由工作的時間,制度。在這個這個制度裡,我們從表面上來看,它只是工作時間比較自由。那本質是什麼呢?是一套創新機制。 自下而上的創新機制,每個人可以花一定時間做自己認為有價值的事情或者有巨大商業機會的事情。

然後你要做一個演示,然後在這週五可能有一個演示日你去演示一下。如果這個產品,很多工程師都覺得好,有人決定加入到你這個項目,當達到一定的數量的工程師加入到你這個項目,那麼公司就會給這個項目投錢。所以一旦發現你的權力來自於什麼,你的價值創造能力,過去權力來自於什麼?自上而下的富裕,而且權力是固化的,是不能動的。公司任命他為總監,你們都得聽他的。現在這個權利不是自上而下的授予,而是你自己有價值創造的能力。你就自然而然的獲得了一種權利,和公司很多的資金和組織資源。

愚蠢公司和聰明公司的一個重要區別,就是會不會賦予組織內的個體有效使用權力的機會。螞蟻做到了,谷歌這個20%的工作制,本質上也是如此。 無論您有多忙,請花1秒鐘的時間把它放到你的圈子裡!可能您朋友就需要!謝謝

相關文章: